月落乌啼030 每天都在爬墙的我好累

先看看这个再往下翻?

不参加任何合志,除非是熟人拉的。

楚路/太中/森中/all叶/叶黄/佐鸣/代我/新爱/杰佣

哈喽大家好这里是月落乌啼!(´∀`)♡是个渣渣小透明写手(´∀`)♡企鹅号:2601755145是个话废,欢迎来找我玩啦(´∀`)♡

我在起点中文网发了原创小说orz

是致敬JK罗琳的《哈利波特》



第三魔法学院


来自起名废的忧伤orz


【森中】吉原哀歌

【森中】吉原哀歌

By:月落乌啼030

“江户时代的时候,有一条花街叫做‘吉原’,”历史老师在黑板上写着什么,他推一下黑色粗框眼镜,用粉笔点着黑板,白色的粉末飘落在地上,“在这条花街上,有一场爱情故事。不过这不是重点,我们就不说了。”

 

“老师,可是我们想听一下啊。”樱井圆举起手,她的确很想知道这件事,因为她需要好的梗来写更新。“感觉好像很有意思咧。”

 

“你们能保证成绩的话,这节课就破例一次。”

 

“没问题的老师!”

 

“那好吧。”

 

历史老师叹气,坐到板凳上,摘下黑色粗框眼镜,捏捏鼻梁。他压着嗓子,开始讲述那件发生在江户时代的爱情故事。

 

 

 

中原中也从小就生活在吉原花街里,他母亲以前是这条花街的花魁,结果不小心有了身孕,有舍不得打掉,所以才有了他。他不是这条花街里唯一的男性,但是他是条花街里最俊美的男性。

 

而且,他是第一名,男性,花魁。

 

今夜是他第一次服侍客人,他的骄傲告诉他这样是不对的,他的骄傲告诉他,应该打晕第一位客人,然后趁机逃跑才对。但是他隐隐约约记得,在他小时候,妈妈桑当着他的面,打死了一名想逃跑的游女,血腥的画面从那时起就一直印在他脑海深处,一想到这件事中原中也就浑身发冷。

 

来不及再想些别的,在外面做艺伎的芥川龙之介已经将客人带过来。芥川龙之介敲了敲门,然后将门拉开来。拉门的时候,轮子和轨道摩擦,发出轻微的“咯吱”声。

 

中原中也跪坐在矮桌前,他没有抬头,一双湛蓝色的眸子里流露着淡淡的嫌弃,手下动作却不停。中原中也将沸水倒入面前的茶碗里,随后将茶碗中的沸水倒掉,接着用桃木的茶匙将罐里的茶粉舀出两勺放入已经加热过的茶碗中,再重新拿起还在“咕噜咕噜”烧着沸水的铜壶拿起,将沸水再次倒入茶碗中。中原中也用余光看了一眼已经坐到自己面前的黑发红眸的男人,然后才接着取出茶筅搅拌茶碗中的茶粉。

 

中原中也从袖子中抽出淡金色的古帛沙来垫着茶碗,在手中旋转之后,将刻有红梅的那一面朝向对面坐着的男人。弯腰奉茶时,由于中原中也的领口太大,藏在和服里较好的身形一览无余。

 

男人微笑着用自己面前同样是淡金色的古帛沙接过茶碗,在右手掌心顺时针转上两次,将刻着红梅的那面对向中原中也。他吹吹热茶,微微抿上一口,再将茶碗逆时针旋转两圈,再重新把红梅花纹对准自己,在欣赏花纹的同时露出赞赏的表情。

 

“如何称呼?”中原中也给自己倒上一杯白水,轻抿一口之后将杯子放到矮桌上,水葱似的指甲在桌面上轻轻敲着,眸中有着一丝不耐烦的意思。“我不服侍无名之辈。”

 

“敢说我是无名之辈的人,你是头一个。”男人轻笑出声,红眸微眯。“森鸥外。”

 

中原中也愣了一下,对于这个名字,他还是略有耳闻的。毕竟森鸥外是当今朝堂之上,唯一敢顶撞天皇的人。中原中也突然觉得,自己或许有机会从吉原这条花街里出去,看看外面的天空,呼吸外面的空气。要知道,去外面的世界,可是他从出生开始就有的梦想。

 

外面的世界诱惑可是很大的,要不然那个游女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逃离这里,虽然她失败了。

 

一想到自己有机会离开,中原中也的心跳开始微微加快,看向森鸥外的眼神也有了轻微的变化。

 

森鸥外只是微微笑着,从一进门开始,到现在为止,脸上始终带着笑容,让人有些看不透他。其实森鸥外的目光始终都在中原中也身上,毕竟中原中也身上这件领口大开的和服,将中原中也精致的锁骨,白嫩的皮肤都露出来,而且前面一会中原中也奉茶给他的时候,他甚至看见中原中也胸前粉嫩的两点微微立起,在中原中也白嫩的皮肤上异常明显。

 

“森先生来这里就只有一个目的吧?”中原中也的呼吸有些加快,他有些不明白自己接下来为什么要说出这样的话,不过为了离开这里,怎么样都已经无所谓了。“如果是想要和我上床的话,那就请吧。”

 

“中也君这么着急吗?”森鸥外觉得有些好笑,面前这个花魁这么急的话,目的应该是想要离开这里,居然如此就更不用着急咯。他起身往前倾一下,伸手捏住中原中也的下巴。“就这么着急想被我上吗?”

 

森鸥外看见了中原中也眸子里的不甘和愤怒,以及一丝丝的期待。虽然中原中也将情绪隐藏的很好,但森鸥外在官场摸爬滚打了那么多年,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在森鸥外手指顺着中原中也脸庞往下摸去的时候,他看见中原中也眸中深处的一小簇光芒逐渐熄灭。

 

“今日还是算了,”森鸥外松开手,往门口走去“我不太喜欢勉强人,改日我回来满足你的心愿。”

 

看着森鸥外的背影,中原中也眼中都有一丝丝绝望在里面了。要是这次不成功的话,自己是不会有下次机会的。

 

人在黑暗中呆久了,即使只有一根蛛丝,也会拼命去抓住,仅仅只是为了去看一眼光明而已。

 

“森先生别急着走啊。”中原中也咬咬下唇,站起身来。纤细嫩白的手指微微颤抖着将自己的腰带解开,在腰带落地的瞬间,中原中也身上的和服应声落地,露出他白的过分的躯体。在今日之前,中原中也经常能看见那些妓女像这样留住客人,所以他也想试试。“今夜,我是你的。”

 

中原中也的声音有些颤抖,他心里还是很不服的,他毕竟是个男人,要自己张开双腿在其他男人身下承欢,是绝对不行的。但是现在,为了离开这个鬼地方,只能这样了。

 

“不是说了吗,我不喜欢勉强人。”森鸥外叹气,他走上前去,从地上将和服拾起,披到中原中也身上,揉一揉中原中也橘色的发,用手轻轻摸过中原中也玫瑰般娇嫩的唇。“下次,我会满足你的。”

 

看着门被拉上,中原中也坐在地上,一阵失神。

 

 

 

今日的人造天气不错,中原中也坐在窗边嗑子。他边嗑瓜子,边将瓜子壳扔到外面。来来往往的人不少,大多数都被他的瓜子壳扔到了头。中原中也听见下面有人在骂他,他只是探头朝着那人做个鬼脸而已。

 

中原中也今天不打算接客,虽然被妈妈桑骂了个狗血喷头,但是他只是耸耸肩然后将门拉上而已。中原中也不接客有两个原因,一、他不想森鸥外来的时候,正是他接别的客人的时候;二、他本来就不喜欢接客。

 

他成大字型,仰面躺在地上。阳光照着他暖洋洋的,他翻个身,眼一闭便睡了过去。

 

……

 

中原中也做了个梦,他梦见自己离开了吉原花街,到外面的世界去了。外面的世界真是哪那都好,花也香鸟叫的也好听。接下来,他梦见自己在一个人的床上,转头之后看见森鸥外正盯着自己看。

 

中原中也猛地睁开眼,发现自己还是在吉原花街,还是那熟悉的小房间。他揉揉太阳穴,见自己身上盖着一件外套,这外套还不是他的。

 

“醒了?”

 

顺着声音看过去,中原中也看见森鸥外用昨天的茶碗喝着茶。中原中也刚睡醒没两分钟,看向森鸥外的眼神犹如一只慵懒的豹子。森鸥外被他看的,只觉得心跳好像漏了一跳一样。

 

“森先生?”

 

其实这只是中原中也没有完全睡醒而已,要是睡醒的话,中原中也绝对不会是这种眼神看他。在完全睡醒的情况之下,中原中也会将自己的情绪隐藏起来,虽然森鸥外能看出来,但是别人是看不出来的。而且,中原中也本来就是一只豹子,一只不会轻易向命运低头的豹子。

 

“嗯。”森鸥外应一声,接过中原中也递过来的外套。“时间已经不早了,中也君有兴趣和我去外面吃饭吗?”

 

中原中也先是愣了愣,随后点点头。照这样说的话,自己被森鸥外带离吉原花街的机会就会大很多。森鸥外挥挥手,示意让中原中也去换一套衣服,要是穿的这么麻烦的话,在街上走的时候就不会特别方便。

 

中原中也点点头,走到屏风后面,褪下身上那套华丽的和服,换上一套简单的橘色和服。森鸥外坐在屏风外面,看着中原中也较好的身形在屏风上显现出来,手微微一抖将茶碗中的茶稍稍洒出来一些在自己身上,他将茶碗放回矮桌,用手擦擦衣服。

 

在镜子前看了一会之后,中原中也从柜子里摸出一顶黑色的帽子带到头上,再次打量自己一番,中原中也才满意的点点头从屏风后面走出来。他刚走出来,便看见森鸥外站在矮桌旁看着自己,他将黑帽子压低一点,走到门口等着森鸥外过来。

 

森鸥外走到中原中也身边,将中原中也相比其他男性来说有些小巧的手握在自己手里,拉开门走了出去。给妈妈桑说过之后,边带着中原中也去花街上找饭店吃晚饭。

 

中原中也生的漂亮,即使穿的很简单,带的帽子很丑,也依旧有不少人在看他。中原中也是不太在意,毕竟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走出花楼的院子,在花街里溜达。森鸥外倒是意外的有些不太开心,他他揽上中原中也的肩膀,将中原中也带的离自己近一些,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那些赤裸裸的目光。

 

这虽然是和森鸥外的第二次见面,但是中原中也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搅乱了。原本只是想借助森鸥外,将自己带出这条吉原花街,不过自己好像有些对他动心了?中原中也轻轻摇摇头,不可能吧。

 

中原中也悄悄抬头想看一眼森鸥外,却发现他刚好在看自己,于是低下头,看着地,跟着森鸥外的步伐在花街缓慢的走着。他突然想起来母亲给他讲的一个故事,也是发生在吉原。他小声的哼着由这个故事衍生来的歌,一时间竟觉得自己就是歌里的那个艺伎。中原中也自嘲的笑笑,怎么可能呢,这种故事,自己怎么可能是主角。

 

当晚,森鸥外带他吃完饭之后,便将他送回花楼。当着妈妈桑的面,森鸥外用一枝紫檀打造出来的簪子挽住中原中也稍长的橘发。那枝簪子打造的极其精细,上面雕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簪子上有一串宝石垂下,即便是不太懂玉石的人,也能看出那些宝石的成色极好。

 

妈妈桑和那些妓女都看愣了。

 

她们怎么也没想到,森鸥外居然会送给中原中也这么好的簪子做礼物。怎么说,除了羡慕就是嫉妒,很深很深的嫉妒。她们只恨自己生的没有中原中也好看,勾不住像森鸥外一样大手笔的客人。

 

“真好看。”森鸥外红色眼眸微眯,满意的看着这只簪子。他今天在街上看见这只簪子之后,就觉得这簪子特别适合中原中也,于是花下重金将簪子买下,亲手带在中原中也头上。“等下次我来的时候,要看见中也君带着簪子才行哦。”

 

中原中也摸摸头上的簪子,点点头。目送森鸥外离开店里,在店里其他人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中,迅速跑回自己房间。途中遇见芥川龙之介,也只是匆匆打声招呼而已。他推开窗户,刚好看见森鸥外从楼下路过。中原中也清清嗓子,唱起前面自己小声哼的歌。

 

中原中也嗓音是有些低的,唱的也是非常好听。路上不少行人都停下脚步,抬头看向中原中也。森鸥外也停下脚步,看见中原中也趴在窗口唱歌,森鸥外只是微笑着朝他挥挥手,便离开了。

 

见森鸥外离开,中原中也停止唱歌,将窗户关起,贴着墙抱膝坐下。

 

 

 

就这样过了一多月,在这一个多月里中原中也收到了来自森鸥外的各式各样礼物,有首饰、酒、衣服、帽子、手套等等等等的东西,中原中也都要觉得自己喜欢上森鸥外了。他脾气一向暴躁,但是对于森鸥外,中原中也却是怎样都发不起来火,反而格外的听话。

 

中原中也把玩着森鸥外给他送的第一件礼物,那枝紫檀的簪子。目光时不时看向窗外,他在等森鸥外过来。时间差不多了,每次森鸥外都差不多是这个时间过来的。他将簪子带回头上,水葱似的指甲在矮桌上打着节奏。

 

“嗒——嗒——”

 

一声接着一声,像是敲在中原中也自己的心上。

 

“咯吱——”

 

木门被拉开,中原中也用余光瞥了一眼门口的人,眼神像是那天没睡醒时看森鸥外的眼神一样,像只慵懒、高傲的豹子。门口的人是生面孔,中原中也只是瞥了他一眼,便没有再看他。

 

“不知道我这个时间是专门留个一位客人的吗?”

 

没有听见回答,反而听见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中原中也有些燥,瞪过去的眼神带着丝丝杀意。他刚准备张嘴骂,却觉得脖子后面一疼,晕倒在矮桌上。最后的意识里,是那个生面孔拿着一个麻袋,准备将自己装进去。

 

 

 

游女花纱音,从她迎接第一次的客人那天开始,就有着不能说秘密,那是为了守护无法忘怀重要之人“彻”的回忆。一名具有武士身分的客人慧;他是花纱音第一次迎接的客人,从此就经常出现在她的面前,对于兼备温柔个性与坚毅性格的彗,花纱音逐渐被他吸引。但是,面对与彻面貌重叠的慧,花纱音的爱慕之心已被激烈地搅乱——

 

那么,结局是什么来着…?

 

……

 

中原中也睁开眼睛,他身处一间仓库,灰尘极大,呛得中原中也小声咳嗽了几下。湛蓝色的眸子眯起,仓库里给外的黑,中原中也看不清任何事物。他试着挪动了一下身体,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很疼。除了被强上,中原中也想不出来其他原因,但是身后那个地方并不疼,也就是说只是因为睡的时间太久了,身上才会疼而已。

 

“大人,这都一天了,森鸥外也没来。是不是情报错了啊,森鸥外根本就不喜欢这个花魁吧?”

 

“闭嘴,森鸥外那个老贼,都愿意花大价钱给这个花魁买那枝紫檀簪子,怎么可能不喜欢这个花魁。”

 

“但是这都一天了……”

 

“他妈的你就不会闭嘴吗!”

 

中原中也听见外面安静了下来,他挪着身子,摸到旁边有个尖一些的石头,便试着用石头将捆着自己手脚的绳子割断。活动活动手腕,中原中也看着周围漆黑一片,心里挺没底的。他只是花街里的一名花魁而已,丢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森鸥外是朝堂上的高官,愿意上森鸥外床上的妓女多得是,而且森鸥外可能早就将自己玩腻了。

 

中原中也摘下头上的簪子,他靠着墙坐下,把玩着簪子。不管怎么样,中原中也都要尝试从这里出去,只不过这里没有窗户,什么都没有。中原中也想起刚刚用来割断绳子的石头,心生一记。

 

……

 

“嗒——”

 

守在门口的山口宇听见仓库里有声音,思索着可能是那个花魁醒了,他拿着一盏油灯打开仓库的门,却没有看见中原中也的影子,山口宇走进仓库里,心想花魁不会跑了吧,却被人打中脑后晕了过去。

 

中原中也将山口宇拖到一旁,拿起油灯走出仓库,顺手锁上仓库门。他发现,刚刚那只是间小的仓库,外面这间仓库更大一些,像仓库套仓库这样的结构,绝对不会是吉原。他拿着油灯,在仓库里走着。

 

这仓库很脏,中原中也看见老鼠从他身边跑过去。他皱皱眉,继续往前走着。中原中也听见有人说话,他吹熄油灯,藏身到柱子后面。中原中也借着那些人手中的油灯,勉强看见有个人他认识。

 

他记得那个人叫做藤木志,和森鸥外一样是朝堂上的人物,只是没有森鸥外厉害而已。在中原中也心里,森鸥外是最厉害的人,朝堂上任何人都比不过森鸥外。说句杀头的话,中原中也甚至觉得天皇也没有森鸥外厉害。

 

“藤木大人,”佐伯衡提着油灯走在前面,“森鸥外是不会来的,这个花魁要怎么处置?”

 

“你们先拿去玩行了。”藤木志不耐烦的摆摆手,“森鸥外这个老贼,真的烦人的紧。”

 

中原中也心里突突的跳着,小心翼翼的跟在佐伯衡和藤木志身后走着。他想听见更多,要是听见更多,在逃出去的时候,就能给森鸥外更多情报。

 

“啪——”

 

“是谁!?”

 

完了,那就只能拼一下了。

 

中原中也捏紧紫檀簪子,眼里满是杀意。

 

 

等到森鸥外带着人找过来的时候,藤木志一伙人已经被中原中也全部斩杀。中原中也拿着紫檀簪子,脸上手上簪子上全是血迹。他微微喘气,看见森鸥外带着人来之后深深松口气。

 

“你做的?”森鸥外挑眉,他不知道中原中也居然有团灭藤木志的本领。“你是和谁学的?”

 

“什么?”中原中也有些愣,他花了这么大力气团灭这群人,以为能得到森鸥外的夸奖,却只是得到了一句疑问。“什么和谁学的?”

 

“你要是没学格斗,是怎么做到以一敌多的?”

 

“我母亲接待过很多武士,我是和他们学的。”

 

“这样。”森鸥外换上一贯的笑容,朝着中原中也招招手。“过来,中也君。”

 

中原中也一向对森鸥外没有什么防备,他走到森鸥外身边,被森鸥外抱进怀里,中原中也闭上眼睛,心想终于可以松口气。

 

“你是用这个簪子杀了他们的?”森鸥外拿过中原中也手中的紫檀簪子,“是吗,中也君?”

 

“嗯,”中原中也点点头,“我只有这个。”

 

中原中也感觉到森鸥外温柔的摸他头发,他觉得好困,可能是太累了,想睡觉。下一秒,他觉得后心口很痛,像是被什么东西刺穿了一样。中原中也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是一张嘴却是吐出一口血来。

 

“嘘。”森鸥外将食指轻轻放在中原中也唇上,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一样,“不要说话,要不然你会死的更快。”

 

中原中也不懂,为什么会这样,湛蓝的眸子瞪大,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好奇?”森鸥外抱着中原中也,将簪子往中原中也心里扎的更深一些。“因为你本来就是一颗棋子。”

 

中原中也瞪大了眼睛。

 

“在我设计的剧本里,你会帮我挡住藤木志的刀,在以为我喜欢你的情况下安静的睡去。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中也君的战斗力居然这么强呢。”森鸥外摇摇头。中原中也的战斗力,的确是超乎他的意外。“你居然一个人团灭了藤木志和他的手下,剧本里你是死了的,我本不想亲自动手,但是都这样了,我只能亲自动手咯。”

 

“你难道…”中原中也现在说一句话都困难,他和森鸥外的胸前都是血,都是他吐出来的血,“没有喜欢我吗?”

 

“喜欢过。”森鸥外点点头,“那天你的眼神,让我喜欢过你一瞬间。那一瞬间,我想修改剧本,但是过了那一瞬间之后,就不想改了。”森鸥外拿出另一只紫檀簪子,这只簪子上什么都没有光秃秃的。森鸥外手法轻柔,将中原中也稍长的橘发再次挽起,一如他刚送中原中也那只紫檀簪子一样。“我还是觉得幼女更好一些。”

 

中原中也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他的意识已经模糊了。他感受到森鸥外将手覆到他眼睛上,帮他闭上眼睛,放他在草地上之后,带着一行人离开。

 

在意识消散的最后,中原中也想起来和森鸥外一起度过的一个多月,嘴角忍不住上扬。

 

花纱音最后到底怎么样了呢?哦,我想起来了。她被杀了啊,被慧杀了啊。

 

中原中也彻底安静的睡去,他不怨什么,也没什么好怨的,他可是中原中也,向往自由的、带着点慵懒劲的、高傲的豹子啊。

 

天空开始下起了雨,清掉了中原中也脸上的血迹,看清了中原中也带着笑的睡颜。安详,幸福。

 

湿透的我,是雨啊。

 

 

历史老师讲完之后,深深叹口气。班里从来没有这么安静过,仿佛每个人都沉浸在历史老师的故事里。

 

樱井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或许是为了中原中也哭的吧。

 

中原中也早就喜欢上了森鸥外,而森鸥外却只是在那一瞬间动过心…而已啊。

 

窗外下起了雨。

 

END

 

Ps:日本茶道那块是看着《龙族》里,橘政宗给楚子航他们敬茶写的。

 

花纱音的结局是自己编的


【代我】舅舅秃了要怎么办

小学生文笔,ooc会有的。奈良鹿代X我爱罗。这对真的好吃到炸!喜欢的话请留个小红心或者小蓝手,谢谢(´∀`)♡

我爱罗的发际线越来越令人堪忧了…

我真的是粉不是黑!我超喜欢我爱罗的!

写的乱七八糟orz

【代我】舅舅秃了要怎么办

自从奈良鹿代看过我爱罗年轻时代照片并且对比了发际线之后,就一直在想要是哪天我爱罗秃了该怎么办。虽然他亲爱的舅舅就算是秃了也依旧很帅,但不得不防着点掉发的事情了啊。

奈良鹿代最近一直在研究哪种洗发水可以有效的预防脱发,他已经给我爱罗用了不少了,但貌似什么效果都没有。奈良鹿代愁啊,愁的他晚上都没心情和舅舅酿酿酱酱了。

“舅舅!”奈良鹿代拿着O王洗发露过来,“电视上说这个洗发水特别有用!用了之后头发就像加了特技一样!”

“鹿代…”我爱罗放下手中的笔,捏捏自己的鼻梁,“没事的,头发会再长的。”

我爱罗最近真的是被奈良鹿代找来的各种防脱发洗发水搞得身心俱疲,身为风影本来就忙,现在还要哄着这个孩子,晚上睡眠也开始逐渐不够,再这样下去要么是猝死在办公桌上,要么是猝死在鹿代身下。

“没事的舅舅,就再用一次,最后一次!”

看着奈良鹿代碧绿色的双眼,我爱罗心里一软,还是点头答应了奈良鹿代的要求。看着孩子愉悦的背影,我爱罗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而站在旁边的勘.目睹全程.九郎表示心好累,侄子和弟弟每天秀恩爱怎么办,在线等,急。

晚上回去之后,奈良鹿代端来温水给我爱罗洗头。他熟练的试过水温之后,开始洗头。奈良鹿代的手指,轻巧快速的略过我爱罗红色的发丝,将O王洗发液倒在手中搓开之后用到我爱罗头上,洗出泡沫之后冲掉。
看着依旧再掉的红色头发,奈良鹿代放弃了。

“鹿代,其实有件事情,我一直想给你说。”我爱罗将手放在湿漉漉的头发上,轻轻一扯露出光亮的头,“其实,我早就秃了。”

“!!!”
奈良鹿代惊恐的睁开双眼,看见怀里的我爱罗安稳的睡着觉,他伸手扯扯我爱罗红色的发,发现扯不下来之后才接着安心睡觉。
舅舅是不会秃的!而且就算秃了,舅舅也依旧好看!

E.N.D.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双黑太中】中原中也历险记

小学生文笔,ooc会有的。大致就是成龙历险记的设定,大中小宰,架空。喜欢的话请留个小红心或者小蓝手,谢谢(´∀`)♡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鸽子文手前面坑没填完就来开新坑啦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嘻嘻嘻

【双黑太中】中原中也历险记(1)

“所以说,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身后是万丈深渊,面前是三个不怀好意的人,中原中也左胳膊夹着一个棕色头发的小男孩,右胳膊夹着一个黄金的盾牌。活了二十二年的中原中也现在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地步,他作为考古学家不可能将文物交出去,但是同时作为这个小家伙的临时监护人,也不可能直接从这里跳下去,鬼知道这下面会是什么奇怪的玩意。
“嘿,蛞蝓,现在怎么办啊。”
“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蛞蝓!”
中原中也将手中的盾牌往前一扔,跟着盾牌朝着面前三个人跑去,为了防止太宰治这个性格怪异的小孩往悬崖下跳,所以始终将他夹在腋下。他趁着那三个人被盾牌打中肚子,弯下腰捂着肚子时,中原中也捡起盾牌跳过蹲下的他们三个人,带着太宰治头也不回的就往前跑。
逃跑途中,中原中也一脚踩到了滚石机关上,原本他们正在身后追的三人,尖叫一声便超过他们。太宰治回过头去,看见滚石之后拍拍中原中也的肩膀。
“太宰,你要做什么事情等我们出去再说。”
“虽然我很想死,但是和中也死在一起就太糟糕了。”太宰治一脸嫌弃。“中也,跑快点啊,要不然我们就要死了。”
“你在说…我靠!”中原中也回头看见滚石之后,才知道那三个人为什么会突然跑这么快了。于是他加快速度,一矮身钻进旁边的一个小隧道。“接下来,太宰,闭嘴。”
一路上,中原中也踩中各种陷阱。比如,他们差点掉入立着尖竹子的洞;再比如,他们差点被箭射死;再比如,他们差点掉到满是饥饿鳄鱼的水池里……
总之,经历九九八十一磨难,中原中也和太宰治终于成功出逃。中原中也把太宰治放在地上,将盾牌扔在地上,自己双手扶着膝盖不停喘气。在听见那三个人凄惨伶俐的尖叫之后,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对视一眼同时笑出声。
“中也,”太宰治捡起地上的盾牌摆弄起来,“这东西多少钱啊。”
“这个要上交给博物馆,”中原中也从太宰治手里拿回盾牌,拍拍上面并不存在的灰,“这个东西是国家的。”
“嘁,真无聊。”
“你说什么你这个臭小鬼?”
中原中也揪起太宰治衣领,他现在特别想给这个该死的小鬼一拳,但是很不巧的,中原中也的手机响了。太宰治摊手,笑嘻嘻的看着中原中也去接电话。
“中也君,”森鸥外卷着电话线,怀里抱着爱丽丝。“警长找你哦,快点回古董店。”
“知道了森先生,”中原中也微微颔首,“我们马上就回去。”
“又是那个老头吗,”太宰治坐在石头上晃着腿,“所以现在要回去了吗。”
“啊,对。”中原中也扶正帽子,将盾牌装到包里往前走去。“走了太宰。”
太宰治从石头上跳下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小跑着到中原中也身边,很自然的拉上中原中也的手,和中原中也一起往回走去。
那么,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呢。
T.B.C.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杰佣

老梗x

某年某月某日,艾米莉剥了一个橘子,她吃了一瓣橘子之后,眯起眼来看了看剩下的橘子,然后将橘子随手递给了身边的艾玛。

艾玛接过橘子,看了看艾米莉,又看了看橘子,吃掉一瓣之后果断的往旁边一递。

奈布有点迷茫的看着手中都橘子,一时不知道该不该吃橘子。奈布怕酸,便把橘子给了抱着他的杰克。

杰克那个开心呀,周身开满了小fafa。他愉快的掰下一瓣橘子,然后吃到嘴里咬破——

“奈布!好酸啊!好酸啊!这橘子怎么这么酸!”

奈布、艾玛和艾米莉捂嘴偷笑.JPG

在旁边目睹了一切的幸运儿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楚路段子x

老梗x

芬格尔因为没带钥匙,所以就从窗户爬进了房间,他看见路明非全裸的裹着被子坐在床上。
“路明非你咋不穿衣服?遛鸟吗?”
“没、没衣服穿了。”路明非有些慌,视线是不是看向旁边的衣柜。
“嘿,多大点事!穿我的!我给你找找!”
路明非还没来得及说“不”,芬格尔就已经走到衣柜旁,开始找起了衣服。
“这是内裤、这是秋裤、这是上衣…嗨,楚子航。这是裤子…”

【双黑太中】If you can remember

小学生文笔,ooc会有的。大概是个医生和病人的设定。喜欢的话请留个小红心,或者小蓝手,谢谢(´∀`)♡

八百年不更新的鸽子文手更新啦

(1)(2)(3)(4)戳首页往下翻翻就能看到√

【双黑太中】If you can remember(5)

“太宰治老子操你妈。”
恢复了的中原中也想要一拳砸到太宰治脸上,但是考虑到现在在摩天轮上,要是一拳上去他们俩可能都得没命这件事,中原中也只能先深呼吸,等到下了摩天轮之后再和太宰治算总账。
“中也不可以这么暴力哦,”太宰治依旧是笑眯眯的样子,“拉我过来玩的可是你呢,而且一开始亲我的也是你哦。”
“放屁,”中原中也气的脸都红了,“老子绝对不可能会开这种地方,也绝对不可能亲你!”
“那…中也认为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中原中也愣住。
“你觉得,你作为‘主人格’,还能呆多久。”
中原中也低下头,他这一整天都没有出现,在游乐场肯定是小中也干的,这一整天身体都在其他人格手中,而不是在身为主人格的中原中也手中。
可能到最后,就不会再有“中原中也”这个人,有的可能就只剩下这副躯体,和其他人格。
“不过像蛞蝓这种笨蛋,”太宰治拉起中原中也,准备下摩天轮,“是不会出事的哇。”
“你说什么?”
“毕竟蛞蝓的智商太低呢——”
“太宰治!老子今天就让你尝尝重回母胎的感觉!!!”
“软体动物打人啦——”

中原中也晚上没有休息好,现在这会虽然坐在办公桌前,不过却是哈欠连天,思绪不知道飘到太宰治身上哪块打起来舒服去了。中原中也昨天一晚上都在思考,思考人格的事情。
“中也先生,”芥川龙之介拿着文件过来,他将文件放到中原中也面前,说了很多关于这份文件的事情,却发现中原中也并没有在听。“中也先生?”
“啊?”听见有人叫自己,中原中也才将思绪拉回来,“怎么了芥川?哦,文件啊,幸苦了。”
“我应该做的。”芥川龙之介微微颔首,“不过,中也先生,您要是身体不舒服的话,就请假吧?”
“我没事,芥川你去忙吧。”
“您刚才好像并没有听我说这份文件的事情,我还是再说一遍好了。”

中原中也捏着鼻梁,他有些累,眼睛也很干,他闭着眼睛伸手在办公桌上找着眼药水。有人给他递过来一小瓶眼药水,中原中也接过之后回答了一句谢谢。
“呜哇,蛞蝓居然会说谢谢呢。”
当中原中也听见这句话之后,他非常想将手里的眼药水捏爆。但是考虑到这是在办公室,中原中也还是放弃了。
“太宰治,”中原中也摸黑将眼药水放到桌上,“你来干嘛?”
“来看你啊,你现在人格一点都不稳定,要是出事了怎么办。虽然陪在蛞蝓身边一点都不好,但是出于职业操守,还是要陪的呢。”
“你他妈再给我说一…”
中原中也觉得头有点晕,他甩甩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但是这并没有什么用。他本来就闭着眼睛,现在微微睁开一点,看见的东西也是模糊的。
“太宰…”
“中也?”太宰治扶住往前倒的中原中也,“中也?”
中原中也像是听见了太宰治叫他一样,睁开了双眼,然后猛地推开太宰治坐直,拉紧自己外套,一脸害怕。
“对、对不起。”
啊,又出现了一个人格。

太宰治觉得头疼。

T.B.C.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就去查了一下。睁大眼睛看清楚谢谢

自制

图都是在空间里找到的,图侵删致歉

喜欢的话留个小红心或者小蓝手吧谢谢(´∀`)♡

强行太中x